首页>民生关注>记者调查>正文
大屏幕“晒”“老赖” 失信者寸步难行
2018/8/7 10:51:45
来源:潮州新闻网
打印 转发 字体: T | T 1093人浏览
(原标题:大屏幕“晒”“老赖” 失信者寸步难行)

大屏幕“晒”“老赖” 失信者寸步难行.jpg

农信社将农信社贷款失信被执行人信息公布在大荧幕上。

  近期,很多市民会发现,市中心大型LED屏幕上,多了一项“老赖”(失信被执行人)曝光台。大屏幕上,失信被执行人的头像和相关资料不断滚动播放,“老赖”的姓名、照片、身份证号码、家庭地址、涉及案件等信息一目了然,经常吸引不少市民驻足观看,充分发挥了人流密集、关注度高、宣传效果好的优势,给“老赖”施加了巨大压力,同时不少群众为这促进社会诚信体系建设的举措叫好。

  “老赖”躲债花样翻新,让法院判决成为“白条儿”。这不仅仅伤害当事人,也伤害法律的权威。通过市中心大型LED屏幕、潮州两级法院户外显示屏等地集中曝光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并借助《潮州日报》、潮州电视台、户外广告等传统媒体进行集中曝光,形成立体式舆论轰炸,让老赖“吃不安稳、睡不踏实、无处遁形”,也取得了较好效果,促使失信被执行人自觉履行法律义务,已有部分案件得到履行完毕。

  所谓“老赖”是指失信被执行人,即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公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的若干规定》明确规定,被执行人具有履行能力而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并具有以下6种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将其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依法对其进行信用惩戒:以伪造证据、暴力、威胁等方法妨碍、抗拒执行的;以虚假诉讼、虚假仲裁或者以隐匿、转移财产等方法规避执行的;违反财产报告制度的;违反限制高消费令的;被执行人无正当理由拒不履行执行和解协议的;其他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的。

  一处失信处处受限,一旦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法院将把失信信息数据向政府相关部门、金融监管机构、金融机构、承担行政职能的事业单位及行业协会等公布,失信被执行人在政府采购、招标投标、行政审批、政府扶持、融资信贷、市场准入、资质认定等方面将遭遇瓶颈。失信被执行人无法购买机票、高铁票的一等、二等座及软卧铺票等,无法入住星级酒店,同时将被限制出境,外出旅行将受到极大限制。其子女就读高收费私立学校的行为受限。此外在银行等金融机构业务办理、工商登记等也将受到限制。据了解,2018年1月至7月18日,我市共纳入失信人员名单1228人次,限制高消费1246人次。 

  那么,失信被执行人如何让自己的名字从失信名单中删除呢?据了解,失信被执行人全部履行了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或者与申请执行人达成执行和解协议并经申请执行人确认履行完毕,或者人民法院依法裁定终结执行的,人民法院应当将其有关信息从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库中删除。

  “曝光”只是潮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打通司法公正全路段的“最后一公里”的其中一个举措。震慑“老赖”,提高法院查人找物能力是重点之一。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市中级人民法院顺势而为,运用互联网思维开展执行工作,通过信息化、网络化、自动化手段查控被执行人及其财产,为破解“人难找”“财产难查”问题提供了有力支撑,对“老赖”形成更大的震慑。

  而面对一些顽固型的“老赖”,潮州两级法院也采取更为严厉的执行措施,如边控、罚款、拘留等强制措施,狠狠打击“老赖”的嚣张气焰。对拒不执行法院生效判决、裁定构成犯罪的行为,法院也坚决追究刑事责任,严厉打击逃债、躲债、规避执行的“老赖”。据了解,2018年以来,潮州两级法院共拘留失信被执行人87人次,移送追究刑事责任3人次。

  当前,“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已到了攻坚决胜的关键时期。市人民法院不断“放大招”“出重拳”,构筑起全方位、立体化失信被执行人联合信用惩戒体系,让 “老赖”一处失信、处处受限、无处躲藏,全面压缩失信被执行人的生存和经营空间,执行工作成效明显。2018年1-6月,全市新收执行案件2193件,已结案件1254件,同比分别提高29.2%和34.3%,执行到位金额2.7亿元,同比提高14.9%。

  ■对话法官

  多管齐下 形成“破难组合拳”

  在执行案件的过程中,潮州两级法院会遇到什么难题?他们又将如何破解这一难题?下一步,对构建诚信社会,潮州两级法院又将有怎样的工作安排?对此,记者采访了潮州中院执行局副局长陈景存。

  记者:在执行案件的过程中,潮州两级法院遇到了什么难题呢?

  陈景存:一般,法院执行的案件大致可以分为两类:一是被执行人有财产可供执行的案件,即上述所提到的“执行难”案件。比如:某人虽然欠款,却开豪车、住别墅,但欠款人所开豪车、所住别墅并非其名下财产,所以法院对此类案件处置起来就会遇到困难,这就是“执行难”的典型例子。二是被执行人无财产可供执行、经执行法院穷尽手段仍不能执行的案件,即上述所提到的“执行不能”案件,比如:某人到银行贷款做生意,但是由于经营不当,一夜之间突然破产,经调查,欠款人暂时没有能力偿还债款,这种案件便称为“执行不能”。

  针对第一类执行案件,主要解决的是被执行人规避或抗拒执行、有关人员或部门干预执行等情形。法院可以通过提高执行震慑力、完善财产查控、加强联合信用惩戒等措施来解决上述原因导致的“执行难”。第二类案件虽然从形式上表现为生效法律文书确定当事人的义务未能最终实现,但本质上这类案件属于申请执行人应当自行承担的商业风险、交易风险和法律风险,不应纳入“执行难”的范畴。“执行不能”现象不能简单归咎于法院执行人员不作为、消极执行,事实上是民事行为本身蕴含的交易风险,这种风险的承受主体只能是交易双方。

  记者:我市法院将如何破解“执行难”这一难题?

  陈景存今年以来,全市法院全面深入开展“决胜2018”专项活动,“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取得新的阶段性成效。法院一方面加快执行联动和规范化建设,协助建立《潮州市基本解决执行工作联系制度》,积极协调跨部门、跨系统执行联动工作,形成综合治理执行难合力,强化快速查人找物措施,加快案件进度。

  另一方面加强人、财、物和信息化保障,增配执行法官和辅助人员,抽调骨干力量集中突击办案,及时更新、配备办案设备,保障执行工作有序开展。法院还大胆探索案件协调机制,提级一批基层执行案件,有效缓解基层法院执行办案压力。

  记者:下一步,对构建诚信社会,法院又将有怎样的工作安排?

  陈景存目前,潮州中院已与市检察院、市公安局等部门建立联席会议制度,如果被执行人违反限制消费令进行消费,将予以拘留,罚款;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追究其刑事责任。法院也与通过最高法院的总对总查控系统,对被执行人在银行开设的账号、工商登记、不动产登记、互联网银行等财产进行对接,只要进入执行程序,执行法院一旦查到被执行人的上述登记财产,法院都将快速就那些查控,不用当事人另外申请。下一步,法院将继续加强与联动单位配合,尽快协调相关单位将失信、限高名单嵌入审批、管理系统,做到自动比对、自动拦截、自动监督、自动惩戒。

  同时,法院也将加快解决信息数据对接贯通问题,实现失信、限高名单批量提取、批量推送,依托社会综合治理网格化机制,推动社会信用体系建设,有力破除执行难。

  ■典型案例

  迫于舆论压力归还欠款

  申请执行人黄某强与被执行人黄某元既是同村人也是朋友。2014年3月27日,黄某元因生意需要向黄某强借款30万元,并口头提出愿意以每月利率2%支付给黄某强利息,利息支付日期为每月27日。当天,黄某强答应借款给黄某元,并先后通过古巷工商银行、古巷农业银行转款30万元给黄某元。收到账款后,黄某元出具一份借款30万元的借款单给黄某强。后来,黄某元没有按期支付黄某强约定利息,经多次催讨拒不付还借款本息。为了维护自身的合法利益,黄某强将黄某元告上法庭,要求他归还债款。

  潮安区人民法院作出民事判决书发生法律效力生效后,根据权利人申请,该院2016年4月6日立案执行,申请执行人黄某强要求被执行人黄某元偿还借款本金300000元及利息、负担案件受理费,另一被执行人陈某娥负连带清偿责任。

  在案件执行过程中,潮安区人民法院先后向黄某元、陈某娥二被执行人送达执行通知书、报告财产令等材料,限期履行生效的法律文书所确定的义务。但二被执行人在规定的期限内始终未予履行,该法院依法扣划黄某元的部分款项,并将其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潮安区人民法院相继在“平安潮安”微信公众号、法院门口LED屏幕等平台,将失信被执行人的名单进行曝光。黄某元看到自己的名字被曝光后,迫于舆论的压力,最终履行了全部还款义务。 

  失信者生活受影响主动求和解

  2014年,余某庆向潮安区一彩印公司定做一批食品包装袋。12月15日,双方经过结算,余某庆确认结欠彩印公司款项199000元,并立据交彩印公司存执。后来,余某庆并未将款项付还给彩印公司,彩印公司经过多次催款无果,只好向法院起诉,要求还款。

  潮安区人民法院根据相关法律规定以及双方提供的有效证据,判决被告余某庆付还原告某彩印公司定做款199000元及该款利息。随后,该法院依据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民事判决书及申请人的申请,于2017年11月1日立案执行,并向被执行人余某庆送达执行通知书及传票,但余某庆一直未按通知期限到庭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还款义务。

  因此,该法院将余某庆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并依法冻结其银行账户。因法院所采取的失信强制措施对余某庆的生活和工作造成不便,余某庆遂要求与申请执行人进行和解,最终双方达成一致和解协议,余某庆于2017年12月15日履行了全部还款义务。

  迫于“失信威力” 主动履行还款义务

  湘桥区某音乐茶座与中国音像著作权某协会因著作权引起纠纷,被告湘桥区某音乐茶座未经原告中国音像著作权某协会授权,亦未经权利人授权,以营利为目的,擅自在其经营场所内的点唱机中复制收录并以卡拉OK方式向公众放映原告管理的计71首音乐电视作品,侵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给原告造成一定的经济损失。案经潮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并作出民事判决,被告潮州市湘桥区某音乐茶座应赔偿原告中国音像著作权某协会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共计14200元,案件受理费550元。

  由于被执行人潮州市湘桥区某音乐茶座到期未履行确定的义务,申请执行人中国音像著作权某协会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潮州中院立案执行后,依法向被执行人发出执行通知书、报告财产令,限期履行生效判决所确定的义务,并依法报告被执行人的财产情况,但被执行人没有在期限内履行义务。

  经查询,执行法院暂未发现被执行人有其他可供执行的财产或线索后,向被执行人发出限制高消费令、并将其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被执行人迫于“失信威力”,最终在法院调解下与申请执行人达成和解,主动履行生效判决书确定的还款义务,法院依法屏蔽其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0  位网友参与评论,点击查看
标签:老赖 失信
[责任编辑:long]
0